Posts in Category: 浮木

再见,甜爱路

2004年,大学毕业的那一年。我搬到了甜爱路。是离开家独立生活的第二个住处。

我住在四楼,是一室一厅的老公房,卫生间和厨房很小,有一个阳台。楼下是一块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区院子,小区门对面就是公车站。

我喜欢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为了甜爱路这个难得的名字。它紧挨着热闹的四川北路和鲁迅公园,闹中取静,出行和生活也很方便。而且方圆几公里的区域是城市 里历史建筑保存得比较完好的地方,附近有很多从解放前留存下来的老洋房,其中也不乏一些名人故居。虽然自己不是做学问的人,但是能沾沾文人们的书卷气,也总归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。

就这样,我在甜爱路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,一段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人生。然后一住就是整整七年。七年的时间,概括成一句话就是:爱过两个人,养了三只猫,去了不少地方旅行,只有工作一直都是同一份。写完这句话,突然觉得时间真是很残酷,曾经经历过的许多事情许多心情,一句话就讲完了。但事实上,那些纷乱的记忆,在心里沉淀出的沙子,只有自己知道轻重有多少,更无法加以描述。

然而,人往往都要不可避免地向已经习惯的生活告别,即使你甚至都忘了如何从一个新地方开始的记忆。2011年夏天,我也终于要搬离甜爱路。

搬家前在打包行李的时候,从柜子还有抽屉深处,翻出七年里散落在各处的纪念物。就像是一场探险,不断遇到过去的记忆,清楚的模糊的。把快乐的都整理放进纸箱封存,过去的伤痛和不成熟,就把它们留在这里吧。

山阴路上的万寿斋小笼包,溧阳路上每天经过的老洋房,多伦路上的美术馆,虹口足球场旁边的全家便利店……这些构筑起我过往生活的营养补给站,对我来说,今后也将变成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。想起来真是舍不得。

搬家之前才听说,在这个城市,有一个关于甜爱路的传说。说是只要和自己所爱的人牵手走完这条路,便不会再分开。虽然知道这纯粹是扯淡,但是自己在这里住了七年,搬离的时候依旧孑然一身,多少还是有点惭愧。

甜爱路,再见。